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澳洲新闻网 > 澳洲资讯 > > 正文

以后英国“妖魔化”中国前,先想想自己有多失败

2019年12月03日 01:17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奔驰s500l,公交车上的性经历,怎样预防长老年斑

在英国《卫报》这篇题为“对于英国手头拮据的监狱来说,把极端分子关起来已经没用了”的评论文章中,该报前内政新闻编辑阿兰·特拉维斯(Alan Travis)分几个层面,阐述了为何一个被英国监狱系统关押并“改造”了8年的恐怖分子,仍然能制造出这样的恐袭案件。

第一个层面的问题,是【缺钱】。

特拉维斯说,在制造此次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乌斯曼·汗(Usman Khan)服刑的近8年里,英国政府削减了监狱系统40%的预算,并不得不将部分监狱进行“私有化”改制。

这一政府拿不出钱的局面,也一度令曾在2010年至2016年担任英国监狱署总督察的尼克·哈德维克(Nick Hardwick)感叹说:

“我就直说了吧,(你们)都在说要更长的刑期,要去极端化的项目,以及更严密的假释监督,可具体该谁来做这些事情呢?这些工作正处在危机之中,有经验的员工正在流失,改革也一片混乱。”

(截图来自英国《卫报》的报道)

第二个层面的问题,是英国监狱系统的各种“去极端化”的项目【缺乏效力】

特拉维斯说,早在2011年的时候,英国监狱系统的人就发现,英国当时针对涉恐人员的“去极端化”项目,效果非常缓慢,以至于很多涉恐人员的刑期都服满了,却迟迟没有被“转化”成功。

这位《卫报》的编辑进一步透露说,早在2007年的时候,英国就曾经推出过两项针对涉恐人员极端思想的“干预项目”,一个是对涉恐人员“量身定做”的“一对一”辅导,一个是对于那些涉及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涉恐人员,通过正面讲解伊斯兰教义的方式让他们明白信奉正教,远离极端思想。

然而,2012年的英国《监狱服务期刊》的一项“同行审阅”却指出,这两个项目在“去极端化”方面是不成熟的,还处在“比较初级”的阶段。换言之,英国其实并没有一个真正行之有效的“去极端化”的办法。

(截图来自英国《卫报》的报道)

特拉维斯还提到,在2015年的时候,时任英国司法大臣的迈克尔?戈夫(Michael Gove)曾经和英国研究监狱和极端主义问题的学者伊恩·艾奇逊(Ian Acheson)尝试推进过一些大胆的改革,比如设立一组高安保级别的“隔离中心”,将那些最难应付的涉恐极端分子从主流监狱转移到这里,然后专门处理他们的极端思想问题。

那个伊恩·艾奇逊还曾撰文批判过英国监狱系统在处理极端主义问题时太过“胆小”,并认为英国监狱在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时缺少“领导力”、“工作能力”和“意志力”。

然而2019年英国司法部的一项调研却发现,这个办法同样不管用,因为很多涉恐极端人员根本就不愿意参加这些“隔离中心”的活动,特别是对他们的极端思想与暴力行为进行干预的那些活动。

其他犯罪学的学者也在他们的研究报告中指出,拒绝参加“去极端化”项目的情况在涉恐的极端分子当中非常普遍,比例高达75%!

(截图来自英国《卫报》的报道)

因此,特拉维斯认为,在此次“伦敦桥恐袭事件”后,一味强调会用更严厉的刑期对付恐怖分子的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,并没有抓到问题的要点。

“(因为)不论判恐怖分子多长的刑期,他们终有一天还是会被释放”,特拉维斯写道。

读到这里,相信咱们中国的读者恐怕自然会将英国在“去极端化”问题上的这些“挫折”乃至“失败”,与我们中国新疆的“去极端化”工作进行对比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aud2.com/aozhouzixun/39707.html

本文标签:英国 监狱 新疆 极端主义 中国

下一篇:瑞典环保少女被写入中学教材:被描述成圣人,此前被称先知

上一篇:澳大利亚的1414 Degrees将为废弃的Aurora CSP站点提供光伏 热能存储

热门排行